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主編:何朝禮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娛在線
主流大片實現了美學升級與守正創新
人氣:1252    發布時間:2020/1/13

在近期的電影市場上,“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優秀國產新片展映”的幾部主流大片表現突出,在青年觀眾群體中引發觀影熱潮。《古田軍號》將歷史融入時代語境,實現了主旋律題材的“年輕感、青春態”;《紅星照耀中國》以創新的敘述視角和表達方式,追溯了初心緣起、信念發軔的紅色中國;《烈火英雄》以商業災難片的敘事和逼真的現場視效,描摹了火光沖天中消防英雄向死而生的最美品德。此外,《決勝時刻》《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更是不斷掀起觀影熱潮……這些影片以日漸成熟的拍攝技法、跨類融合的商業外觀和更具親和力的敘事方式,實現了傳統主流電影的美學升級和守正創新,使中國主流電影在藝術性、商業性和主流價值觀的深度融合上綻放出新活力、新姿態。


走出了“藝術與商業決然對立”的怪圈


長期以來,國產電影被約定俗成地劃分為主旋律電影、藝術電影和商業電影三大矩陣,分別對應著主導文化、知識分子圈層和大眾文化。三者在強化各自優勢的同時,不可避免地造成了電影藝術性、商業性和主流價值觀的割裂。在有些人的固有理念中,“主旋律”成了“不能走市場”的代名詞;商業電影被貼上重娛樂、少內涵的“爆米花”標簽;藝術電影成了孤芳自賞、脫離大眾的一己悲歡之作。這種孤立片面地追求各自獨立價值的創作定位,勢必影響電影作為完整藝術本體的美學呈現。


如今,隨著電影工業的完善和新時代觀眾審美能力的提高,人為橫亙在政治、商業、藝術之間的壁壘被打破,主旋律電影、商業電影、藝術電影之間的邊界正在消融和模糊,越來越多的影片呈現出類型雜糅、藝術和商業并重的融通趨勢:一方面,傳統的主旋律電影日益商業化和大眾化;另一方面,藝術和商業電影越來越主流化,呈現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開放姿態。而這類將主流價值類型化表達并受到市場歡迎的影片被稱為主流大片。


如今的主流大片在反思和總結過去影片得失的基礎上得以創新發展,主旋律不好看、不能走市場的“魔咒”正在逐步打破。從《智取威虎山》《明月幾時有》《湄公河行動》《戰狼2》《紅海行動》《流浪地球》《古田軍號》《烈火英雄》等一系列引領市場新熱點的影片來看,主流價值觀和商業元素并未形成對立,反而碰撞出一股巨大的合力。前者的價值承載賦予了影片一種超拔的精神向度和價值信念,如同給電影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后者的商業范式不僅沒有消解主旋律精神的嚴肅性,相反卻賦予了影片一種鮮活而親民的敘事傾向。與此同時,過去一些自恃清高的藝術片和主流價值缺失的商業片,也開始從“藝術與商業決然對立”的悖論中走出來,在追求娛樂性、可視性和大眾性的同時,在核心價值的傳導上朝主流大片靠攏,以更符合當代觀眾需求的價值觀和文化擔當引領主流價值。這些影片的創作者不再偏安一隅,跳脫出了過去長期束縛創作的貼標簽、玩概念的分類框架和思維定式,重拾電影與生俱來的商業本性和藝術規律,在對“好電影”的追求中達到了世界優秀影片的水準。


謳歌英雄脫離了“理想化的英雄”范式


主流大片離不開英雄的精神和品格。不可否認,過去部分主旋律電影在塑造英雄時,缺乏對英雄之所以為英雄的更高的理解,也沒有揭示出產生英雄行為的思想根源和英雄人物的理想,而是一味脫離實際地把人物思想“寫高”,把主題“拔高”,使英雄缺乏真人的復雜人性和個性魅力,成了刀槍不入、油鹽不進的單向度的完人。這種不流凡人淚、不犯凡人錯,遠離人性真相、違反性格內在真實性的英雄勢必讓觀眾產生疏離感和違和感。


在新時代語境下,一批更具個性特征和人性邏輯的英雄形象開始在主流大片中涅槃和重生,一掃往日觀眾對英雄人物的刻板印象。動作片《戰狼2》塑造了一個鐵血不冷酷、重情有情趣的英雄冷鋒,雖然他以暴制暴的行為形違反了紀律,但這種敢做敢拼、勇者無畏的性情,與民間所認同的行俠仗義的價值觀高度吻合,因而不僅無損英雄的高大形象,而且還襯托了“孤膽英雄”在逆光中果敢前行的豪情,使英雄的形象和命運在收獲觀眾的同情的同時,被涂抹上了濃厚的悲情色彩。災難片《烈火英雄》將英雄常人化的同時又將常人英雄化,同時通過一系列矛盾沖突和人性掙扎,使英雄的行為在自我精神的成長和集體精神的凝聚中得以凸顯。影片中,消防中隊隊長江立偉因指揮失誤痛失隊友,在心靈上深深的自責和愧疚,這種在苦難中的求索和人性掙扎為他日后自我犧牲的英雄精神埋下了伏筆;消防員鄭志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這種個人英雄主義給消防敢死隊集體的英雄行為以極大的精神鼓舞;供電員魏雷面對死亡時的“自私”和怯懦,襯托出江立偉英雄行為的超凡和高大。這些英雄精神既符合普遍的生活邏輯、情感邏輯和人性邏輯,又與觀眾對英雄人物的銀幕形象和心理期待相吻合,從而易于被觀眾所理解和認同。此外,《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古田軍號》等主流大片,也一改傳統主旋律創作中一根筋的單向思維,摒棄做作矯情、共性有余、個性不足的臉譜化英雄,代之以熱血燃情的年輕視角、富于戲劇性的創新表達和具有人格魅力的嶄新形象,實現了英雄形象在銀幕上的新突破。


可見,謳歌和表現英雄人物的理想不等于“創造理想化了的英雄”。禮贊英雄,重要的不在于外在地表現英雄人物打斗時的機智勇猛,而在于生動揭示出英雄成就非凡思想的動因和為了理想赴湯蹈火的精神品格,繼而進行深刻的人性反思。主流大片只有把深刻的思想轉化為動人的英雄形象,觸動人們心靈深處共情的力量,英雄精神才能穿透銀幕最大化地實現人文思想和主流價值觀的深層抵達和有效傳播。


在“好看”的基礎上有效傳遞主流價值觀


近10年來,盡管國產電影發展迅猛,許多影片在國內市場屢獲佳績,但在國際市場上的能見度還是偏低。而一度靠“中國功夫”吸引西方觀眾的武俠大片如今難以滿足國際市場的需求,中國電影亟待以主流大片為旗手實施有力的行動,在國際舞臺上提升影響力、傳播力和競爭力。


主流大片“走出去”的關鍵是先要在本國“立起來”“強起來”。如今,隨著電影人文化認知的提升和本土意識的覺醒,主流大片逐漸擺脫了過去慣性思維的狹隘視角,開始在講故事的方式、類型探索和表現形式上引入商業元素和國際范式,以更大的格局、更高的站位創作出視野更寬、觀眾接受度更高的主流電影,努力在“好看”的基礎上傳遞人文思想和主流價值觀。歷史片《古田軍號》一改傳統主旋律影片直奔主題的“淺白露”方式,在創作技巧上引入時代視角,用蒙太奇手法在紅軍小號手的敘述中穿越時空,把歷史與現實的血脈關系有機串聯起來,實現了革命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的深度融合。《紅星照耀中國》也是一部國際視野的革命歷史劇。它沒有陷入宏大敘事、命題式表現的套路,而是以西方記者埃德加·斯諾的視角,揭秘了紅星為什么能照耀中國,全景式地回答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這一主題,使原本正統嚴肅、包羅萬象、復雜厚重的近代中國歷史因生活化呈現而變得親和有滋味。這些影視作品在生產格局、制作品質上均有國際視野,實現了中國文化的國際化表達和民族情感的世界認同。


如今,中國主流大片逐漸找準了自身的美學尺度和歷史坐標定位,能夠以更成熟、更智慧的方式講述中國故事,同時在主流價值觀和商業競爭力上能保持一定的平衡,但走出國門依然任重道遠。目前,主流大片在主題和類型上主要側重于表現愛國主義的軍事動作片,還需要在愛情、歌舞、倫理、體育、傳記等多種類型上進行拓展,通過對正義、和平、自由、平等、使命、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精神的傳達來承載國家意志、傳遞中國精神。(作者:趙鳳蘭,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視聽藝術委員會副秘書長)


源|光明日報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百变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