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主編:何朝禮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娛在線
為什么《解放·終局營救》市場表現不如預期?
人氣:1216    發布時間:2020/1/13

文丨張一瓜


獻禮片《解放·終局營救》(以下簡稱《解放》)姍姍來遲,臨近2019年年尾,定檔賀歲檔。


但對于獻禮片而言,《解放》顯然已經錯過了上映的最佳時機——國慶檔。作為一大熱門檔期,《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等影片都在該檔期突圍,并獲得不俗的票房成績和口碑反饋。反觀《解放》,同為獻禮片,如今上映,反響平平。檔期選擇固然重要,但絕非《解放》市場表現不達預期的唯一理由。


其實,同《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以及《攀登者》等主旋律影片相比,《解放》無論是在創作上還是在整個項目的運作上都顯得過于老派。作為主旋律商業影片,縱使花了大價錢在制作上,但內容距離觀眾太遠、格局不大才是它的致命弱點。而檔期一調再調以至于無法再逃才匆匆定檔的策略,讓影片無論是從時機上還是在期許上都發生降級,也是造成影片如今這般局面的原因所在。


那么,主旋律到底應該怎么拍?無疑,整個市場仍在摸索中,今年大獲成功的獻禮片給出了部分參考答案,而《解放》的敗局,更是讓市場對主旋律影片有了更大的反思空間,和探討余地。


尷尬的獻禮片


必須在2019消化掉。


獻禮片,具有時效性。為慶祝祖國成立70周年的主旋律電影《解放》,沒有在2020年才上映的道理,所以,2019它必須完成上映。


而作為一部兼具任務型的主旋律商業影片,《解放》卻顯得有些尷尬,這也是它一再推遲上映的原因所在。


首先,它的尬尷體現在配置上。無疑,從影片的置景還有拍攝時代的場景還原度上來看,《解放》絕對投入不少。據悉,影片為了打造出歷史感并還原戰爭時期場面,無論是從造型、道具還是美術置景等方面都處處有所講究,甚至還建造了一座天津城,搭建了解放橋、屋頂群、下水道等一系列當年老天津城里的標志性建筑。再加上激烈的戰爭場面營造,以及陸戰、水戰的內容拍攝,影片可謂稱得上大制作。


但從導演和演員的配置上來看,導演和主演周一圍、鐘漢良雖然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在電視劇領域舉足輕重,可對于電影來說,這樣的導演、演員陣容并非是大制作應有的配置。和劉偉強執導的《中國機長》、李仁港擔綱導演的《攀登者》以及由陳凱歌、徐崢、寧浩等頭部導演一同執導的《我和我的祖國》這樣主旋律影片相比,《解放》顯得相形見絀。


影片的內外配置不協調,已然讓影片有所失控。


而影片脫離觀眾的故事,以及“大制作”下的小格局構成了《解放》的另一個尷尬。


原名為《解放了》的《解放》,改名源自影片故事的格局太小。雖然講述的是發生在1949年解放時的故事,但聚焦的卻是幾個小人物的糾葛,在特殊歷史背景下放大了小人物的個人情感,致使身為主旋律影片在傳遞更大的價值觀時被稀釋,使影片的故事遠不足以支撐起《解放了》這樣宏大的名字,所以改名有一定的道理。


但頭上的大帽子容易摘掉,《解放》的本質卻難以改變。像《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等主旋律影片,他們和觀眾都產生了很強的互動、共顫,觀眾在影片中有的找到了身份認同,有的則感受到了國家的進步,而《解放》卻距離觀眾太遠,難以達成共鳴。 


大時代,小人物,《解放》營造出來的濃重年代感,還有發生在遙遠時空里的小故事,在處理上都未做到和當下有所牽連,導致觀眾嚴重脫節。這是《解放》最終上映后表現不達預期的主要原因。


受眾的嚴重錯位


觀眾到底是誰?


《解放》作為主旋律影片,上映時間原定于10月25日,后來檔期卻一改再改,最終定檔在賀歲檔12月27日。


不得不承認,有些影片之所以能夠撬動更大的市場,一方面是內容使然,另一方面則得益于檔期的助力。像《我和我的祖國》,受國慶閱兵的情緒影響,帶動了它的票房飛升。而同為主旋律獻禮片的《解放》,本可以就著國慶的余韻,在10月上映獲得一波情緒仍在的觀眾擁躉,但它選擇了退縮,錯失了檔期紅利。


如今《解放》選擇賀歲檔,主打戰爭類型,但從市場反饋來看,它的受眾定位似乎并不準確,運作也不成功。


同《決戰中途島》《血戰鋼鋸嶺》以及《敦刻爾克》等同類型戰爭題材影片相比,雖然一樣有大場面的《解放》,類型影片背后的觀眾卻有著極大的區別。


一般來說,戰爭類型的影片主流觀眾大多為男性。像在今年上映、由博納投資的《決戰中途島》,男女觀眾性別比例分別為72.5%和27.5%。


反觀《解放》,它的觀眾的性別占比,以女性居多,達到55.7%,同《敦刻爾克》《集結號》等同類型影片相比,觀眾性別比例的出入很大。其實,這反映出該影片在類型和觀眾觸達上的錯位。 

 

有著大場面戰爭戲的《解放》,沒有吸引到更多男性觀眾,說明它的類型屬性概念并不強。而女性觀眾選擇觀看此片,則得益于演員對于女性觀眾的號召力。特別是鐘漢良,他的號召力雖然和肖戰、易烊千璽這樣的頂級流量相比不可同日而語,但他本身的粉絲粘性其實一直都在。


不過,無論是鐘漢良還是周一圍,這些演員本身和戰爭類型影片的形象重疊度并不大,或是說不相匹配,對該類型擁躉者產生的吸引力不足,觀眾對其難以信服,難以達到像吳京、張涵予、張譯等參演的該類型影片的效果,從而最終讓觀眾在選擇影片時產生混亂,定位不夠明晰。


由此,觀眾的錯位導致影片票房不理想,最終致使《解放》難以在市場立足。


主旋律到底應該怎么拍?


讓觀眾夠得著。


《解放》最大的失敗在于與觀眾的距離拉得太遠。讓觀眾沒有參與感的影片,是缺少市場追捧的。如今,很多主旋律影片的成功便在于非典型性主旋律的商業化操作,即按照商業片的邏輯去創作、推廣和營銷。


《中國機長》《我和我的祖國》以及《攀登者》等今年上映的主旋律影片之所以票房能夠達到10億元以上,很大程度便在于內容上和觀眾產生的強烈共鳴,還有商業化運作的強效作用。


其中,不久之前票房剛破31億元的主旋律影片《我和我的祖國》,它是今年主旋律色彩最重的影片,它的成功除了選擇和《建軍大業》《建國大業》《建黨偉業》等影片一樣重用明星,讓觀眾在觀看影片的同時還可以“數星星”之外,最重要的是它在故事上終于脫離偉光大的角色,讓明星不再扮演大人物,而是去飾演我們身邊再平凡不過的小人物,就此拉近了與觀眾的距離。 


在此基礎上,《我和我的祖國》還將陳凱歌、管虎、徐崢以及青年導演文牧野聚集在一起,讓他們根據自己所擅長拍攝的影片類型進行發揮,物盡其用,最終集行業老中青的全體之力為祖國慶生,達到了很好的市場效果。

而主旋律《中國機長》的成功,在于它的去主旋律化。盡管影片改編自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機組在2018年成功處置特情的真實事件,講述的是中國英雄故事,但它并沒有選擇主旋律的常規化操作,而是在故事處理上重新加入了商業元素,最重要的是在情節上和觀眾產生了強互動,使觀眾在觀看影片時情緒迭起。


與此同時,觀眾通過影片中對機長、乘務人員等職業的認同而找到自己的身份認同,這也是博納今年推出的主旋律影片主要特點,即通過對某一職業的聚焦,譬如《烈火英雄》中的消防員、《中國機長》中的機長等我們身邊再熟悉不過的小人物的故事,讓我們達成共鳴,這種非典型性的主旋律創作在當下正在變得流行。


而這種商業片的創作邏輯也讓《中國機長》《烈火英雄》等不僅從主旋律中脫穎而出,在商業片中也獲得不小反響。

另外,《攀登者》選擇的中國登山隊攀登珠峰的故事是幾部同體量主旋律影片中距離觀眾最遠的影片,在故事呈現上和《解放》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即格局太小,囿于個人情感,在宏大主題下顯得過于渺小,但它的過人之處在于成熟的商業化運作,無論是胡歌和吳京的互動頻登熱搜,還是章子怡的話題度都為影片加了把火,吸引了不少觀眾走進影院予以支持,這對于主旋律影片同樣具有借鑒意義。


總而言之,成功的主旋律,經營邏輯絕不再僅限于主旋律。以傳統、老牌思維創作的《解放》,將是主旋律的關門之作。未來,主旋律影片想要走的更遠、更穩,就要脫離窠臼,善于經營。

 


責編 | Nellie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百变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