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主編:何朝禮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如何利用空間和色彩講故事
人氣:1272    發布時間:2020/1/13

文丨周登富北京電影學院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電影是運動的造型形象的序列。視覺造型是組成電影藝術形式和形態的基本成分。電影的造型手段綜合了繪畫、建筑、雕塑、攝影等造型藝術的全部手段,以及舞蹈、戲劇等綜合藝術的空間手段,包含著光、色、構圖、運動(調度)等各種造型元素,并形成電影空間和銀幕形象的獨特規律![ 見《電影藝術詞典》1986 年版,總類第6頁。]


而運動的視覺造型任務主要由電影美術設計師構思創造,再由導演、攝影師創作完成,呈現于銀幕影像世界。因此,電影美術設計師的總體造型構思與設計,便成為保證一部影片藝術質量至關重要的條件和基礎之一。
總體造型設計思維的正確與否,決定于思維方式是否符合劇作情節、人物等方面造型對電影美術設計的要求,是否符合現代社會的人對銀幕影像劇作高信息量的要求。構成方法,則是在正確的設計思維方向和方式的指導下,對構成要素的全面篩選和運用,并恰到好處地完成總體造型設計的方法。對于一部影片的總體造型來講,正確的設計思維方式是重要的,正確的構成方法同樣重要,兩者缺一不可。


下面講解兩種電影總體造型設計的構成方法空間意象法、色彩表意法。


空間意象法


空間意象法,同樣是依據劇本提示的造型信息和線索,及導演、攝影的創作意圖和影片主題,對銀幕的空間造型內容深入剖析,經融合使之呈現意象,從而創立影片的總體造型設計指導思想的創作思路。


《辭!穼Α耙庀蟆钡慕忉屖恰爸饔^情意和外在物象相融合的心象”。所謂“空間意象”,是借助構成空間的具體形象或形式空間內容,讓觀者感物而生意,其功能是表達人物和美術設計師的情思。


空間意象的總體造型設計的構成方法,大體有形意、化意兩種。


形 意


形意,即通過對影片有典型意義的特定空間形象或道具的形貌特征,構成主題和人物活動所需的空間造型。形意的突出特點,是利用空間或道具的自然功能和形貌屬性,隱喻主題、表達人物的思想情感。具象空間與抽象空間的綜匯融合,是形意構成方法的顯著特征。


中國電影《平原游擊隊》中的地道形象,干土質地,結構簡單,但上下貫通、左右相連,折梯如鬼門,窯洞像虎口,灶、槽、碾、墻均為游擊殺敵戰場……這一切,構成了中國人民打擊敵人、消滅日寇、以弱勝強的抗日戰爭總體空間形象。地道,體現了毛主席的游擊戰略軍事思想,也體現了中華民族特有的智慧。

法國電影《老槍》中有獵槍和鏡子門。懷著深仇大恨的主人公,始終幽靈似的在城堡暗道中巡游,將一顆顆復仇的子彈射進敵人的胸膛,終以火山爆發般的烈火燒死準備逃跑的法國兵…… 城堡里的獵槍和鏡子門,共同構成了男主人公—法國醫生在自家別墅內“關門打狗”的心理活動空間形象。


中國電影《黑炮事件》中的巨大電子鐘,既塑造了時間形象,又構成了我國在改革開放時期某些領導干部不能珍惜尊重時間的社會空間,并生發出不同人物群的心理活動的空間內容(見下圖)。

法國電影《黑郁金香》(La Tulipe Noire,1964)的“黑郁金香”花朵道具,花形優美、色澤沉穩、香氣怡人,它是構成男主人公英俊的外貌特征和美好心靈空間的復合主體要素,從那些王公貴族見到黑郁金香花朵的恐懼形態,又生發出另一個心理活動空間,兩者構成綜合型的全片總體空間形象。

 


影響較大、反響強烈的中國電視劇《新星》,是一部反映我國改革開放題材的電視連續劇。主要人物兩個:年輕有為的縣委書記李向南,改革者的形象;資深老練的縣長顧榮,保守思想的化身。前者,要沖破傳統守舊思想的種種束縛,深入群眾基層解決改革中的實際問題,立志改變貧窮落后山區的面貌;后者,則力圖通過其權力關系網,設置種種障礙,“包圍”年輕的縣委書記。劇中展示出“改革”與“保守”兩個針鋒相對的營壘,斗爭激烈而殘酷。美術設計師在劇情和人物關系上把握住此點,采取形意的總體造型設計思想,選擇山西平遙縣城的古城墻和古城門作為外景場地,并以墻和門作為全劇總體設計的造型核心要素。城區為顧榮保守勢力一方的主要活動空間,城外為李向南立志改革一方的主要活動空間。在此基礎上,美術設計師進行了深層構思與設想:縣委大院,設計成封閉型空間,畫面多為人景合一的單層次室內環境,俯視構圖形式,色彩構成單一,光線較暗,情調陰郁;城區以外地域,設計成開放型空間,極富生活情趣的廣大農村和黃土、綠地、藍天等網織的山區景貌,成了年輕干部的馳騁之地和改革戰場!肮艦榕f、城為守”,城門可以自由開放和關閉。這種以自然景觀的自然功能所形成的造型語言,被運用在《新星》的總體造型設計、框構具體場景空間、塑造人物性格的創作上,可謂獨樹一幟,令人回味無窮。


化 意


化意,即通過多個局部的區域空間或段場空間形成的環境氛圍,構成主題、人物所需的全片總體的時代、歷史或社會空間形象。其構成特點是,摒棄虛假,強調紀實。在空間環境的平面布局和立體構成中,內容相對完整,主次分明,氣氛的變化層次較多,區域空間或段場空間的整體性較強;美術設計師的主體創作意識往往不明確暴露,而讓觀者在欣賞之后回味思索其內涵;獾臉嫵尚螒B最忌諱虛假,任何一點虛假都會破壞人們對藝術整體的思考。

例如中國美術電影《大鬧天宮》,美術設計師依據故事發生的多重場景和孫悟空“七十二變”的特殊本領,以空間構成要素的形貌特征,將全劇整體空間規劃為“天宮”“龍宮”“大地”三個大區域空間。

“天宮”包括玉皇大帝的靈霄寶殿、蟠桃園、蟠桃盛會、御馬場、太上老君的煉丹爐等場景空間!褒垖m”包括水晶宮、龍宮花園等場景空間。


“大地”由三部分空間組成:
(1) 人間煙火部分:百姓生活場景;
(2) 精、妖、魔、怪活動空間,如白骨精洞、牛魔王宮等;
(3) 孫悟空的花果山和水簾洞等。
“天宮”是云霧彌漫、虛無縹緲,以白、黃、紫色彩為主調的宇宙美景;
“龍宮”是水影晃動、瀟灑飄逸,以紅、綠、藍色彩為主調的海底空間;
“大地”為“人間煙火”與“妖洞魔窟”并置、正義與邪惡不斷相互較量的是非之土。


三個區域空間的具體造型和環境氣氛的對比與變化,融合成為藝術家與觀賞者共識的全片“斗天、斗地、斗法、斗人”的神話總體世界。


這一造型設計的總構思方向是明確的和具體的。但是,同類題材和內容的電視劇《西游記》,在總體造型設計上,總是給人一種“意不足、興不盡”的缺憾。其主要原因是,構成全片總體空間的主體造型內容——“大地”區域空間里,在“人間煙火”和“妖洞魔窟”兩個小區段的場景空間造型設計上,構成元素的形貌特征區分不明確,造型把握也不準:要么人、妖環境造型形式很不協調,如“人間煙火”部分是寫實性很強的生活化造型,而白骨精妖洞,則是假定性很強的舞臺化造型;要么人、妖空間環境的氛圍和意境差別不大,甚至很難分辨,如在構成關系與格調上,女兒國場景空間同唐長安皇城內的生活場景藝術處理非常類似。這說明總體造型設計中的總構思即使把握較準,但總設想的具體造型設計不能完善總構思,美術設計師的總體造型設計也不能說是百分之百成功的。


前述影視片《紅樓夢》的總體造型設計,也屬化意的構成方法。盡管影視兩部作品在審美取向和審美層次上的要求各有其側重,但都實現了全片格調清新和諧、造型多變統一,總體空間的造型設計是成功的。


色彩表意法


蘇聯電影導演亞歷山大·彼得羅維奇·杜甫仁科認為,電影色彩是“視覺的音樂”。色彩與音樂,二者在創作構思和表現功能上有許多共同點,如抽象的思維、美妙的旋律、多變的節奏…… 它們既能滲透到人們的心理意識和夢幻世界,又可使銀幕藝術形象不可見的潛意識的微小波動昭示于人們的腦海和視感之中。電影色彩,不僅能以藝術家重構的主觀色彩的狀貌在銀幕上展示人物和藝術家的內心世界,而且能夠以創構的客觀色彩的形象展現人物生存與發展的真實的外部世界及電影藝術家們的情懷。


電影色彩隨著時間的進程、空間的轉換、人物的活動、攝影鏡頭的推拉搖移,在銀幕上呈現的是不斷變化著的色彩容貌與結構關系。不停變換的色彩,更符合人類生存的規律與特點,更符合人類的社會生活和文化發展的階律,更接近、更深入人類的情感、心理心靈世界的不同層面,更容易、更直接地反映了人類復雜多變的生活內容和精神情態。


色彩表意,即主要通過色、音等造型要素,采用非紀實的寫意手法,形成特定場景氣氛或環境氛圍,綜合構成影片主題所需要的特殊空間形象。此類總體造型設計的特點是,既有全片總體空間形象的具體真實和形式美感的內容,也有某些形式轉化為銀幕影像劇作內容本身,以突出作品的主題和表現美術設計師某些強烈的主觀創作意念。


中國電影《一個和八個》的故事歷史背景是,在中華大地遭到血洗的北方抗日戰場上,侵華日軍的“三光”政策遺留下來的是滿目荒涼,一片瓦礫灰燼,到處是黑乎乎、光禿禿的房墻和被搶掠一空的溝壑。這無水、無樹、無草、無花的環境形象和氣氛,無疑給全片歷史空間的總體造型設計提供了良好基礎。


美術設計師依據劇本情節、人物間激烈的矛盾沖突和抗日戰爭歷史的本質特點,把總體造型設計的核心思維全部集中在日軍血洗后的中華大地上的黑乎乎、光禿禿的人物形象與空間形象上,即美術設計師高度綜合概括真實生活中的形象素材,統一全片造型基調,突出形式美感方面的內容,采取典型夸張、象征的寫意手法,把全片大空間環境中的一切藝術形象(包括人物形象)都處理成黑乎乎、光禿禿的:黑乎乎的煙樓、光禿禿的山崗、煙熏火燎的殘垣、干涸無水的土溝、剃光頭發的人頭…… 總之,畫面影像中的一切都是光禿禿、黑乎乎的,除人還是活物外,在中國土地上似乎沒有有生命的東西存在,只有令人窒息的硝煙與戰火。


如此總體造型設計,使“黑乎乎、光禿禿”成為劇情本身的有機組成部分,以強化作品主題,同時也使影片大藝術空間造型獨具個性,有極強的藝術感染力。如此“斷”綠(綠色代表生命)的總體造型設計,強化了黃、黑、紅的融合色彩,賦予影片主要人物群體以獨特的民族的陽剛之氣、令人敬畏的不屈不撓的民族性格。影片的總體造型創意是,以色代形,以形托色,形色合一,突出核心色彩的內涵。


《閃靈》的總體造型設計是寫實色彩(客觀場景空間)與寫意色彩(主觀意識空間)并置,以寫意色彩表現人物心理、精神、潛意識等方面內容,引領觀者理解人物并延伸思考為主的色彩表意;


《辛德勒的名單》,墨、彩配置為總體造型設計主導思想,表面上看是“黑暗”與“光明”兩個大空間的轉換,但逃難小女孩的紅色大衣在尸堆里出現時,色彩配置的真正意義是在譴責戰爭,給“黑暗”(戰爭)和“光明”(和平)兩大空間內容平添新的意蘊;


《波爾多欲望天堂》和《英雄》,以大寫意的藝術思維與創作手法,將人物的夢幻、心理活動和潛意識的每一次躍動,將創作者的情感、思想及對每一事物的評判,皆用不同的高純度鮮艷色彩拋撒給觀者,在觀者無限聯想的腦海里徜徉、展開、融合,使觀者隨色彩的波動識人物,剖情理,解潛惑,明主旨。如此的總體造型設計完全是一種新型的創作理念,是以色彩語言為主的、表現銀幕影像劇作復雜內容的現代的總體造型設計,也是一種新的電影美學觀指導下整體唯美的造型設計。


電影中的色彩表意。圖1為《閃靈》中作家寫作的寫實空間, 圖2為《閃靈》中飯店樓道地毯營造的寫意空間;圖3為《辛德勒的名單》中廣場黑白人群畫面,圖4為《辛德勒的名單》中彩色人群畫面;圖5為《波爾多欲望天堂》中黑紅白三色造型的殺牛工具,圖6為《波爾多欲望天堂》中黑紅白三色造型的牛尸架;圖7為《英雄》中黑色為主的王宮造型,圖8為《英雄》中白色為主的人物造型

化意、形意、表意三種電影總體造型構成方法,可以說是中外電影美術設計師在藝術實踐中的經驗總結和創見,也是世界電影藝術水平不斷發展與提高的標志。隨著時代和科學技術水平不斷發展,今后還會有更多更新的藝術造型構成方法出現。但是,現代電影將要求電影藝術總體造型向多種形態的融合方向發展,這是影視藝術的需要和觀者審美層次不斷提高的緣故。


本文摘編自

《電影美術:總體造型設計》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百变王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