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主編:何朝禮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當前位置:首頁 > 西部文苑
井道
人氣:2248    發布時間:2020/1/3

民國年間,有位王師傅,打井的功夫遠近聞名。

 

當地的人家,每家門前一口井,可取水,且有風水的講究。而每十口井,起碼有八口是王師傅打的。王師傅打的井,不僅多,且精,井水清可見底。

 

這么一來,王師傅門前自然門庭若市。王師傅打井,講究的是經驗。至于人,除了王師傅自己,僅有兩個小年輕,幫著打下手。

 

那會兒,世道越來越亂。但王師傅的生意,卻越來越紅火。

 

這天,有位老婆子來找王師傅。老婆子扶老攜幼,把孩子帶到一旁坐下后,對著王師傅唉聲嘆氣道:“王師傅,實在對不住了。知道你忙,沒啥閑工夫。難得有一天休息的,又來打擾。我這回來呀,是來結賬的!

 

“結賬?”王師傅站起身來,不解地看了看老婆子身后的家人,眉頭皺得更緊了,“你家的井是打好了,但上次你說手頭不寬裕,想緩一緩。再說了,鄉里鄉親的,一向是什么時候方便,什么時候來結賬,何必著急呢?”

 

老婆子一聽這話,更是愁容滿面:“你看看我家這陣仗!我們呀,這回出去,不打算回來了。這年頭,天天打仗。以前呀,倒還好,咱這兒偏僻,惹不起還躲得起?蛇@回,聽說敵軍來要來了。那么兇殘的,所過之處,寸草不留,哪還敢留這兒?”

 

王師傅道:“這地兒都住了一輩子了,真舍得?”

 

老婆子嘆著氣:“不舍得還能怎么辦?再不舍得,總得留著命吧?這兒的人,都跑得差不多了。要不是我這老頭子,常年病著,才拖到現在,我們全家早也走了。不過呀,這回聽說是真的要來了,拖不得。就算老頭子病著,我們拖家帶口,也得趕緊走了!

 

老婆子說完,就要開始掏荷包,王師傅卻按住了她的手:“你家那口井呀,說實話,打好后還沒用上呢,怎么能收你們的錢?大家都不容易。你們今天來,是講信用,看得起我老頭子。這就夠了,心意到就行。至于那點工錢,你們留著當盤纏。我這兒呀,不缺那點錢。但你們不同,老的老,小的小,日后還難著呢!”

 

老婆子再三推辭,可王師傅卻態度堅決。

 

最后,老婆子流著老淚道:“這一走,也不知道還回不回得來了?王師傅保重,若無要事,也趕緊走吧!”

 

王師傅邊送老婆子一家出門,邊笑著道:“我孤家寡人,無妻兒子女,倒也不怕。這年頭,到了外面,只怕更亂。你們呀,管好自己就行,別擔心我老頭子了!

 

老婆子一家走后,王師傅臉上的笑容頓時收斂,臉色沉得能滴下水。

 

手下的一個小伙子見狀,問道:“師傅,是不是也擔心敵軍會來?這王婆子一家,早些天就開始收拾家當,帶不走的都賣了,才湊了點盤纏。要不,咱們也走?”

 

一聽這話,王師傅臉更是掛不住了:“不是師傅不想走,能走到哪兒?其他人,都去投奔親戚了。無親無故的,能上哪兒去?再說了,哪兒不都有軍閥打仗嗎?走到哪兒,還不是當炮灰。與其如此,倒不如留在這兒!

 

小伙子點頭道:“這倒是。我們兩個,也是孤兒,承蒙師傅收留。咱們三個也就是打井的苦力,又沒干什么,想來也不至于把我們怎么樣?”

 

王師傅道:“但愿吧!”

 

敵軍來的比預料的快。但想象中的傷亡,倒也沒有出現。除了一開始,開了個警戒大會,對幾個鬧事的人,來個殺雞儆猴外,其他的倒也沒什么。沒幾天,生活似乎又恢復了原樣。而外逃的人,很多又回來了。

 

不同的是,王師傅更忙了。

 

雖然換了個軍閥,但王師傅這樣的手藝人,在哪兒都吃香。軍隊剛駐扎下來,分散在附近的幾個村莊。而本地的吃水,主要靠井。這么一來,王師傅自然更忙了。

 

雖然更忙,但王師傅也因此受人詬病。原因無他,只要是軍隊的井,王師傅總是在費用上大打折扣。結果,雖然這馬屁,讓軍閥頭子頗為受用,卻引來鄉親們的議論紛紛。

 

這天,王師傅到平日里常去的攤子上買菜。但對方臉色不好看,還時有冷言冷語。最后,付了錢。王師傅的一個徒弟看著少得可憐的菜,不禁脫口道:“這么少?”

 

哪知,攤主卻冷笑著說:“王師傅最近和達官貴人們走得近,哪還在乎這么一點菜?王師傅,你說是不是?”

 

這話,把徒弟說得氣呼呼。王師傅卻一把拉住徒弟的手,對著攤主笑了笑,轉身回去。一路上,徒弟依舊氣憤難平:“師傅,這些天來,他們也太欺負人了!”

 

王師傅反倒不以為然:“以前,他們敬重師傅,多給是情分。如今,不多給,那也是本分。他們以為,咱們師徒三人忙著拍軍閥的馬屁,自然看輕咱們。日久見人心,這事兒也不必和他們計較!

 

徒弟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

 

王師傅似有所感,接著說:“不過,這么看來,也未必是壞事。你看,大家針對咱們,這說明人心尚有公道。這是好事,國家民族的復興,全在于此!

 

日子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外頭雖然忙著打仗,但王師傅所在之處,還算平靜。百姓們,該怎么過,還是怎么過。而王師傅,打井更是忙得昏天暗地。

 

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年。這一日,有個老頭來請王師傅打口井。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熟人,一陣寒暄后,老頭壓低了聲音說:“王師傅,聽到消息了沒?”

 

看到王師傅一臉疑惑,老頭抬眼看了看四周,見沒人注意他們,于是又低下頭,湊近了才說:“咱們這地兒,又要變天了。有個好消息,有個壞消息!

 

王師傅忍不住問:“什么好消息?”

 

老頭說:“好消息就是,咱這地方要解放了。如今這軍閥頭子,聽說在外頭吃了敗仗,節節敗退。用不了幾天,兵敗如山倒,恐怕就得找個沒人知道的地方,躲起來,夾著尾巴過下半輩子了!

 

聽到這里,王師傅的眉頭似乎也一下子舒展開來。

 

見狀,老頭也感慨道:“可不是。我們這一輩的,從一出生,就沒個太平日子。最早,跟外國人打。接著,跟日本人打。再后來,自己人跟自己人打。這下好了,聽說以后不打仗了,能過安生日子了。這輩子呀,什么苦都嘗過,就是沒嘗過好日子?偹隳茉谕谅竦讲弊拥臅r候,嘗一嘗好日子的味道!

 

王師傅一聽,也笑了,接著問:“照你這么說,怎么還有壞消息?”

 

老頭嘆了口氣:“禍福相依,咱是盼出頭了,可有人卻得倒霉了。這些年來,鬧革命的人不斷。那軍閥頭頭到了咱們這兒后,沒鋪橋修路,但有一樣,卻是建了不少,就是關人的牢房。沒辦法,革命黨越抓越多,都沒地方關呀!”

王師傅心頭一緊,追問道:“你說的壞消息,跟革命黨有關?”

 

老頭說:“可不是!也不光是咱們這兒,其他地方也一樣。大多數的軍閥頭頭,都有個習慣,敗退前都會把牢房里的那些犯人,全殺光。寧殺錯,不放過,誰讓那些人都是革命黨,都是自己的死對頭?現在咱們這地兒的軍閥頭頭,聽說也打算這么做。我聽到風聲,大概也就這幾天,把那些革命黨秘密處決后,軍閥頭頭也打算跑了!

 

兩人又閑聊了一陣,約定好時間后,老頭便回去了。

 

兩天后,還沒等軍閥頭子敗退,當地又發生了一件大事。所有關在牢房里的革命黨,一夜之間,全都不翼而飛。

這地兒關押犯人的牢房雖多,但各處監獄之間分散。因為很多關押場所,都是后來臨時搭建。平日里,看守監獄的獄卒也多是由士兵中的混混無賴充當。雖說場所簡陋,但上了鎖一般也都沒事。所以,獄卒習慣了敷衍了事,半夜里常常去喝酒鬼混,日上三竿才回到監獄看守。而這一天,當獄卒后回到監獄后,卻發現牢房一空,犯人們都不見了。

 

無一例外的是,牢房的地下都被人挖空,成了地道的一部分。雖說這地方不大,但牢房分散,要在短時間內挖一條地道,連通各處牢房,實在不是易事。更令人稱奇的是,經過探查,發現這些連通牢房的地道,盡管縱橫交錯,但無一不是從水井中連過來的。

 

也就是說,當地的水井中,相當一部分是充當地道的樞紐。地道與水井的連通處,在于水井的水面之上,也就是水井的中部。出口處,有薄薄的石板擋住出口,且做了偽裝。從井上看下去,里頭黑乎乎一片,自然看不出端倪。而就算有人下井,若是不仔細勘探,也無法發現個中的蹊蹺。這么一來,竟讓人活生生地挖通了地道,通往各處的牢房。

 

打井之人,是王師傅。這地道,自然也與王師傅脫不了干系。這下,王師傅這些年來的舉動,似乎都有了答案。人們紛紛感慨,原來王師傅這些年來埋頭打井,不是要拍軍閥頭頭的馬屁。相反,人家暗中有計劃,最后來了個暗度陳倉,救出了革命黨。

 

事發后,王師傅的住處早已一空,顯然事先便做好了逃走的準備。而軍閥頭頭敗退在即,這件事沒幾天便被擱下。再后來,變了天,自然也沒人提起這事兒。

 

可后來,當地有人偶然在外頭巧遇王師傅。據那人回來說,王師傅早年便是革命黨人。后來,借打井為由,在地下布下了天羅地網,終于搶在軍閥下毒手之前,成功解救了革命黨人。

 

這事兒,令當地人頗為感慨。王師傅的井,不僅解渴生水,還能救人呢!(郭華悅)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百变王牌app